39小说网—最优质,最热门的小说推荐平台!

当前位置: 首页 > 资讯频道 >

药王皇后卓夕小白小说全文阅读

药王皇后卓夕小白小说全文阅读

发表时间:2020-03-17 17:37 作者:千予

由作家千予所创作主角卓夕小白小说书名叫药王皇后。“小姐您忘了吗?七年的时候大旱,天下百姓十中有六均遭遇大灾。我们饿得实在没有办法,才被卖到伍府的。”天灾人祸,自古最遭殃的都是百姓。...

卓夕转身面对还在略微颤抖的舒月,惊喜地看到她居然还抱着她的包袱。连忙拿过来,“舒月,你真是太棒了。”

舒月吸吸鼻子,“多谢小姐救了我。奴婢知道帮不了小姐什么,只能好好照看小姐的包袱。”

她拥抱了舒月一下,知道她受了不少惊吓,自己也是太忽略她了。一捏包袱,更是惊喜了一下。晚上她向来睡眠不好,正愁今晚没有前几日刚用惯了的那个小药枕,没想到她那日随口一交代舒月就连药枕都塞进包袱里一直抱到现在。

“来,你先去那边吃些吃食,我就过来。”

她抱着包袱到璟沅那边,替他把伤口整理了一下,又替几个伤兵略微施药包扎好,就寻到舒月所在的位置一起挤到人群那边寻吃食去了。

奴隶们自发地分头找来了很多野果,在一个空地处堆成了小山,招呼士兵们过来一起吃。历经生死,兵士们和奴隶们达成了前所未有的一致。小白正指挥着小孟把无毒的果子和有毒的果子分开,有几个士兵居然摸黑找到了几只大竹鼠,让劳累了一天的大伙尝了尝肉味。为了照明也为了防止野兽,他们自发围成了几个圈,点燃了篝火。

卓夕和舒月吃了几个果子,躺在了山顶的草地上。月明星稀,完全没有污染的天空像纯黑幕布一样笼罩着这个世界。几颗明亮的星星仿佛伸手就可以触到。这种苍穹下的渺小感最容易让人想起家乡、想起往事。卓夕进入了穿越以来的第一个思念,但是她完全无法和身边的小同伴舒月分享。舒月在她眼中看来就还只是个孩子,虽然对她的疑心仍然存在,但这一路来也没见她起什么坏心,且就她与伍行的那一层关系,早晚也是要被大哥收回房中的,说不定二人还要换一种称呼呢。这么想来,她还是相信舒月至少不会对他们兄妹二人做不利的事情。

卓夕和舒月有一搭没一搭地说着话。

她随意地问着,“这果子可填饱肚子了?”

“奴婢不挑的,小时候没什么吃食,就连田里的野菜都吃过。”

“都是什么样的野菜啊?”

“有一种叶片小小的圆圆的,略带一种紫色;还有一种茎部拧断就有奶白色的汁流出来,尝之有一点微微的甜。”

“哦,是家里遭了灾,还是钱财耗尽了?”

“小姐您忘了吗?七年的时候大旱,天下百姓十中有六均遭遇大灾。我们饿得实在没有办法,才被卖到伍府的。”天灾人祸,自古最遭殃的都是百姓。

“哎哟,怎么有这么多蚊子?”卓夕轻拍了一下脸颊,她坐起身来,“不行,我要在这边上挂个香囊,驱一驱这里的蚊虫。”

说着她打开包袱,“咦,我的小药枕!太好了。”她惊喜地把药枕拿出来放到地上,另外又找出了包袱里的一个小药包,把捆绑药包的几根绳子拆下来,接成了一根长长的细绳。

舒月忙也爬起来说,“要挂哪里?奴婢来帮忙。”

“你会轻功?还是会爬树?”她好笑地看着舒月。

舒月一怔,“奴婢不会,但小姐也不会啊。”

“所以,我们谁也不用动手。”

她朝向一旁的树后喊到,“侯爷,不知可否效劳?”

璟沅从树后状似悠闲地踱出,“有何要事?”

卓夕说出了她和舒月共同的心声,“侯爷伤势未愈,不好好躺着,到这里来做什么?”

“本侯伤势已无大碍,饭后腹胀前来散步消食,正巧路过此处。有何事?”完全没有一点尴尬,反而一副你来求我的神情。

卓夕把手中药包丢给他,眨了眨眼,“既如此,可否烦请侯爷将此药包挂在这颗树上。”

他接过药包,轻松就飞上枝头,把绳子的一端绑在树枝上。跳下来后,他在旁边站了一会见卓夕完全没有邀请他且一副要和舒月长谈的意思,只好继续往前“消食”去了。

两人重新躺了下来,卓夕却微微调整了一个方向把药枕垫在脑袋下方,头顶正对着刚刚挂上去的药包。

“舒月,你也过来一点,看着那个药包,一会有惊喜哦。”

舒月移过来,“什么惊喜?”

“嘘,你等着,一会就知道了。”

那药包在空中左右摇摆。舒月看着不知怎么好像有点困。也是,逃命逃了一天,能强撑着说这许多话也算是不错了。

不一会,她强撑着惊喜了一下,“小姐你看,有一只荧火虫哎。”

卓夕笑道,“药包里有一种气味,最是吸引蚊虫,荧火虫也不例外。”

那荧火虫盘旋了一阵,停留在药包上,微风轻轻吹过,药包上带着一点微弱的亮光在黑暗中缓慢地左右摇摆着。

“其实这两日吃的果子中,其实我最喜欢的还是芭蕉。”卓夕带着一点惋惜,慢慢地又开始了聊天的节奏,这纯天然无污染的芭蕉,又是自然成熟,果味自然是后世城市里远道运来催熟保鲜的无法相比。她又开始想念都市生活了,虽然艰苦训练的时候也去过非洲的丛林进行野外求生,那起码有帐篷、有驱蚊药水,有手机可以打发时间,遇到问题也可以及时度娘。

“哦。”舒月应了一声。

“它是自然成熟,味道甜甜的、香香的、糯糯的,很像香蕉又不像香蕉……”她以极慢的速度说。

“什么是香蕉啊……”舒月的声音渐渐弱下去,卓夕侧头一看,她已经双目半闭似乎快要睡着了。

“香蕉也是一种水果,长在矮一点的香蕉树上,比芭蕉呢,长一点,吃起来,味道也是甜甜的,香香的、糯糯的……”她慢慢的说完,再看舒月,双目已经全部合上。

卓夕突然提高语速,轻声问,“你娘还好吗?”

“娘亲,那年大旱的时候就饿死了……”

“你几岁开始习武?”

“八岁。”

“你来到这里,是为了谁?”

“侯爷,不,六小姐,大少爷,我是为了大少爷……”舒月紧闭的双目流下了眼泪。

“你的任务是什么?”

“没,没有任务。”舒月紧闭的双目突然开始颤抖起来,好像是在挣扎着什么。

“刺杀广安侯,还是六小姐?”卓夕紧逼着问。

“不是,我不想杀六小姐的。”她颤抖得更厉害了。

“那你还是要杀了她对吗?”

“不,杀了六小姐,大少爷他就更不会看我一眼了……”她仿佛陷入了一场梦,突然她双目圆睁,坐了起来。可是下一瞬,她又紧闭双眼躺了下去,彻底没了知觉。

卓夕坐起身来,看了看舒月,慢慢拿过那个药枕,塞回了包袱里。

一道人影自树下走出,“你居然懂得迷魂术?”是伍行。

“这不过是普通的催眠罢了。”卓夕怀抱包袱,慢慢站了起来。

“催眠?看来我半路认来的这个妹子,本事可以通天啊。”伍行说。

“舒月也不错,她隐藏得很好。”

“你早就开始怀疑她了?”

“不,恰恰相反,哪怕就是她今日拉我进蛇坑,我还是以为她只是自保不小心用力所致。我虽然疑心她可能另有目的,但相信她至少不会害我,所以从没想过要试探她。”

“那你是什么时候……”

“就是刚才,她说,她小时家中遇到大旱才卖到伍府的。可是之前她跟我说,她是家生子,娘亲在你府上做管家婆子。而且她明知我要把药包挂到那么高的树枝上,没有武功的人怎会轻易提出要帮忙?”

“你实在很聪明。”伍行叹道。

“我之前不让舒月跟着,只是不想让她轻易靠近侯爷,没想到她的目标竟然是我。”

“我刚刚不该让她来找你,不想这么快就暴露了。”伍行有点懊恼。

“所以一开始,那赤芍被替换的事本就是舒月做的,目的是想借此事陷害我。只是恰巧被吴妈妈发现,她只能顺水推舟主动揭发此事,一方面能让侯爷怀疑我,另一方面试图以此立功获得信任后好方便再次下手。”

伍行沉默了。

“可是你不知道,她也不知道,其实侯爷之前从来不相信我,除了在子然眼皮子底下开出的药方和煮出的茶水,所有我准备的膳食都被他喂了猫。所以她后面换了什么药已经不重要,因为侯爷根本就没吃。”

“怎么可能?侯爷屡次救你性命,又如何不信任你?”

“他救我只是为了让我帮他解毒。”

伍行拨出一把匕首,“既然如此,为了我伍府上下百余条人命,我只能让你这个秘密永远成为秘密了。”他立在树下阴影中,神情似乎有些痛惜。

卓夕冷笑一声,“且不说你杀不了我,就算你能杀得了我,杀了我,反而会替你伍府上下招来灭族之祸。”

“此话怎讲?”

“其实侯爷早已知晓,我不是真正的伍媛。”

伍行双目圆瞪,口中喷出一股鲜血,“你说什么?”

卓夕坦诚相告,“我告诉他的。所以他如今也算是相信我一点。”

侯爷已经知道,却没有发难,就说明他已经默认了卓夕的这个身份。如果她好好活着,侯爷就绝对不会动伍府,甚至可能还会因为她的关系对伍家青眼有加。但若她死了……

伍行垂下手中匕首,“你到底是什么人?你绝对不是一个普通奴隶。”

“我是谁并不重要,对你来说重要的是,我现在是伍府六小姐,姓伍名媛字卓夕,我不会害你们伍府,更不会害这里的任何一个人。我的存在,对于你们伍家,只有益而无害。”

伍行犹豫道,“但是如今侯爷同样面临大难,恐怕我伍家已经被列入王上眼中钉。”侯爷又如何,胳膊再怎样也拗不过**。伍家下一刻的命运,简直命悬一线。这几日他的焦虑不单单是源于她,还有对家族命运的深深担忧。

“只要王上一日没有召告天下定了广安侯的罪,侯爷就一日是侯爷,王上就不会明目张胆动伍家的。再说,你本就是侯爷营帐中人,侯爷的命运就是你们的命运。”所以,多我一个不多,少我一个不少,不要老是来打我的主意。

“舒月你打算怎么处置?”

“她既已是你的人,还是由你处置吧。”卓夕拢了拢头发,准备结束谈话离开此地。

“什么叫已是我的人?”伍行不由问个究竟,“你说清楚。”

古人说话不是一直很含蓄的吗?怎么他非要问到底?“我说,她既然已经是你的女人,你就好好待她。”

“休要胡说!”伍行一副头可断、血可流,名节不可毁的态度。

“难道不是?三月初六那日晚上……”卓夕觉得事有蹊跷。

“我和她什么都没有。你知道了什么?”

卓夕把那日晚上的事跟伍行说了一遍,“我以为她是为你卖命,看来她的主子另有其人啊。”幸灾乐祸简直就差写在脸上。

伍行脸上有一丝被背叛的尴尬,“她来我府中多年,我以为她是个可靠的。”尤其她对他的爱慕是表现得那么□□裸。

“所以你才放心利用她?”

伍行有一点心虚,作为一个军人来说,这么做的确不够厚道。

卓夕突然神色一凛,“其实她的主要目标不是我,一开始就是侯爷。”她知道卓夕不信任她,所以迫不及待就要给他替换药材。所以她们搬到璟沅院子旁边时,她的眼神晶亮,现在卓夕知道,那不是爬chuang抱**的兴奋,而是接近猎物的兴奋感。

伍行沉思了一下,“刚到芙蓉山庄时,我看到她一个人站在院外,我问她在做什么,她说她在等你。”

“我在主屋内照顾侯爷伤势,又怎会到你们住的偏院去?看来,她是在通风报信。而且,如果照你所说,那一晚跟她在一起的不是你,而是另有其人,恐怕你们这中间,还有一个奸细。”

“我会查清楚。”

“不管怎么样,交给你了。”卓夕背上包袱,跨了一步出去,又退了回来,“哦对了,忘了告诉你,她只是被催眠,明日醒来应该不会记得今晚之事。你若要查她,是明查还是暗访,自己拿个章程。”说完她无视伍行惊讶的目光,潇洒地走了。

夜幕衬出树下一人站着的剪影,黑暗不知其神色,茫茫然不知其结局。

她往人群密集火光摇曳的方向走去,她觉得自己受到了极大的刺激,需要到热闹的地方转移一下注意力。舒月虽然跟她不亲,但她万万没想到,舒月那绵软脆弱的表面下居然包藏着如此深的心思,而自己居然到最后一刻才发现。这如何对得起她这个二十一世纪来的识人无数的杀手身份?要是让二十一世纪的人知道自己居然被一个古人瞒骗了这么久,那还不笑掉大牙?与她相比,那个名叫苍狼的男人简直就是小巫见大巫了。难道古人的演技都这么好?

上苍垂怜,让她重生在这个女孩身上。她其实只想好好重新活过一遍,没有杀戮、没有阴谋、没有怀疑,坦坦荡荡、轰轰烈烈地过一生,所以她以坦诚获得侯爷的信任,屏除了自己可能面临的最大的压制势力,待完成与他的一年之约,就可以完全敞开心怀,全身心拥抱这个美好的世界。她的奢侈品旗舰店啊旗舰店……现在虽然八字都没一撇,但是以她的能力,赚个金山银山那是分分钟的事情。哪能想到,这才多久,她居然就在一个小小侍女的阴谋下打了几个滚,还差点丧了命?想到这里,她觉得自己实在是太没面子了。

她突然望着人群,又止了步。刚才她自己说,那人群当中还有奸细。自己凭空来到这个世界,没有目标,没有任务,没有过往,亦没有仇恨。难道,只像个普通人一样全心相信这个世界,就这么难吗?

右手被另一只手握住了,“怎么了夕儿?有心事?”刚刚不是见她与那个小侍女相谈甚欢?璟沅握着她的手,像已经想了千百遍一样,就那么自然地伸出手握住满满的温暖。

卓夕恶寒了一下抽出手掌,大哥,你不要随便冒出来搞艾1魅,好像真的有多深情似的。夕儿这个称呼也不知道他从什么时候开始叫的,怎么他越叫越顺口,她也好像越听越顺耳了?

“侯爷有空在这里闲逛,不如想想明日如何下山?赵挺未必善罢甘休,他一定会派人绕到此山,上山搜寻的。我们这么多人,目标太大。”最好是能引那个奸细通风报信自己暴露。

“本侯已派人去连夜探路,天明就见分晓。”

“对了,有一件事我要告诉你。”也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她也不掉书袋子,也不分尊卑地与侯爷你我相称,既然侯爷不反对,这种平等的对话方式她实在太喜欢了。她把舒月和另一个隐藏的奸细的事情告诉他。

药王皇后

药王皇后

  • 评分:5.0
  • 点击:0
  • 来源:奇热小说
  • 作者:千予

《药王皇后》是一部好看的穿越小说,情节跌宕起伏,故事内容惊险刺激!

Copyright © 2010-2018 39小说网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联系QQ: